标签: , [ × ]

 

回忆当年的那些人。

周末要去伦敦走一趟,在翻动着3年前买的AtoZ London的时候,许多片断就着手中这本有些发旧的地图册恍恍惚惚的漂浮起来。那些人,那些景,那些故事……

以前多次想写过关于伦敦的回忆,也许最开始的时候想写的是个记录性的东西,结果荒了,废了,拖到现在,也就成个回忆录了。先说说人物吧,所有的这些个记忆,无非,都是关于他们的。既然是回忆,那么就按照认识的先后顺序来吧:

罗马尼亚JJ,同一个house作了将近一年的室友,总是有着宁静的表情。依稀记得我刚到伦敦的那个晚上,费尽周折,11点钟才拿到房间钥匙。当我拖着那个超重10公斤的行李来到二楼,这位可爱的JJ拿这个棒球棒在楼梯口候着我……显然,把我当贼了

美国mm Kimberly, 一个很美国的姑娘,热情,随和,开放,把别人的当自己的,把自己的当大家的。在我们那个伦敦2区的宿舍区和我混得最熟的,就算是她还有同house的美国帅哥, Charles。刚到伦敦的那2个星期,学校还在induction的过程,没什么课程,我们几个每天晚上都跑到拐角的那间小酒吧喝点小酒,抽点小烟。有时候,我们就到kimberly房间外面的大平台上,看着对面金融区Canary Wharf的摩天楼,侃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那个时候还是夏末,清爽的晚风,合着清淡的Stella,靠在Kimberly屋外的平台边上,望着远处亮红色的Citigroup, HSBC的标志,品味着伦敦的生活,很惬意。

美国帅哥 Charles, 我一直说这哥们帅的,可惜,没有得到我国女同胞的附和,得到了我国男同胞的鄙视……汗颜……这位学人类学的兄弟,放着联合国好好的工作不做,跑来学个硕士,结果一学不要紧,爱上了人类学,现在到俄罗斯去做实地考察了。这位兄弟刚开学就跟我抱怨英国,尤其是一件事让他很郁闷,在美国准备好了学费,精打细算,刚到英国,就跑到银行去解汇,结果各种手续繁琐,这一解就是1个多月,等钱到帐了,猛然发现,怎么学费不够交的了?敢情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英镑又坚挺一回。于是那一段见他逢人便说,英国这个鬼地方,效率太TM低了……

小王,终于轮到同胞了!一特北京的姑娘,通晓英语和朝语,认识她是在 pre-session course的某一节课课间,大家跑去学生服务中心开证明以便到银行开户(由此可见确实比较繁琐),无意间看到对方的护照,同声说到:哎,你中国人啊!于是聊开,聊得不可开交,而后就有了我们一帮人每周末的聚会,别名,高峰会谈,活动,以吃为主,兼有其他,议题,无,内容,八卦。自从有了这高峰会谈,我便经常有了坐夜班地铁的经历。直到有一天,看到一本介绍伦敦的书,上面写道,east London line 晚上千万不要坐,因为时有抢劫事件发生,我才意识到,敢情我为了这个高峰会谈冒了如此之多的风险。不过话说回来了,值啊!当我们几个会谈主要成员,在北京, 在上海,在伦敦见面的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说到高峰会谈,那,必将带来一片经久的笑声。

Susan,同样来自北京,喜欢笑的乐天派,记忆中她就没跟人急过,正是这样的性格,帮助她,在英国落脚,经历了艰难的工作申请的历程,现在,正躲在伦敦某个公寓里面小资着呢。这个周末,正是要去看看Susan,估计我们的会谈还是会从那些个高峰会谈中引开来。

小方,小王的北大校友,即由小王介绍从而认识。此君热爱足球,至今在伦敦工作已经2年有余,仍然坚持周末踢球。不过印象最深的,还是我们俩的那次理发纪。那时候已经是冬天了,我们俩都是长发垂髫,我们挺乐呵,但是有碍观瞻。于是决定,为了国家形象,我们也要去理发了。首站,Canada Water旁边的leisure park,价格一问,合适,瞅着出来的人,貌似也没被这发型给糟践了,我们六目相对,心有灵犀同时说到,成,我们今天就理,结果人家要预约……只好转战 Canary Wharf的Tony & Guy,一问价格,我登时腿底下一软,60多英镑,赶紧找了个理由慌忙离开,最后又回到市区,来到了中国城的一家小店,水平很一般,价格不便宜,不过我们还是心满意足。理发,我们溜溜折腾了一整天……

Jenny,其实大家都是称呼她本名的,在这里,还是用英文代替掉好了。同样,也是我们高峰会议的重要成员之一。我相信对于Jenny和小王,最为经典的记忆之一就是我们海德公园拣”栗子”的传奇经历了。据说,在伦敦的中国留学生,多少都有过类似的经历。那是我在英国的第一个周末,我们琢磨怎么也要出去溜达溜达,而去什么地方,竟然如此容易决定,海德!在以前的英语课本、历史课本里面,见过太多次这个名字,既然到了英国,来了伦敦,哪里有不去看看的道理?海德确实是美的,在伦敦的那一年去过多次海德,on purpose/by accidence 都有,不同的季节也都有去过,不过还是这第一次的经历最为值得叙述。我们怀着憧憬来到海德,一通唏嘘,一通感慨,一通赞叹,外加一通拍照。当我们就这样走到海德的深处,无意间看到了很多忙碌的松鼠,他们忙着把什么东西往地下埋。我们仔细一看,好么,满地的”栗子”啊!秋天,丰收的季节,我们几个,突然也有了丰收的喜悦,于是,书包里,最终放满了我们的收成”栗子”。我们商定,回去以后煮栗子!在伦敦生活过地看到这里估计会笑出声来吧……我们收获的,都是橡子,味苦且涩,经过我们尝试,还有些许调顺肠胃的功能……

写到这里,手有点发酸,其实,还有很多的他/她在我的记忆中闪着光,今天,就先写这些吧。伦敦的那一年的故事,逐渐老去了,可这些记忆的色彩却总是如此鲜艳和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