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主题: February, 2007

标签: , [ × ]

这两天准备和老板的例会,满脑子充实着那些个计量模型。现如今的模型,越来越庞杂。虽然趋势还很算可以掌握,但用到的东西总是越来越漂亮。比如现在 consumer behavior 里面常见的模型,大多都有MNL(Multinomial Logistic) Regression的骨架子,配上EV(Extreme Value distribution)来计算效用最优出现的可能性,甚至加个多层(Multi-level) MNL来解释一些诸如Responsiveness(回应性) 这样的特性。 有的时候会有这样的问题,这样的建模,是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手段?把天文学上面用来排除outlying observations的方法引进到marketing当中,是不是必要的?在牛津的scholarship online上面看到了一本书,翻译过来的名字是,计量经济,科学还是伪科学?恰巧这个问题和老板谈过,虽然我们都认为,一些问题有特定方法来解决,那么计量经济必也是特定工具的一种了。但问题是,杀鸡焉用牛刀?一些可以用简化模型来做的,却被无端加上了很多缀余,可惜,按照一些流行学术期刊的标准,确实需要你用到这些看来很美的东西来解决一个问题。有的时候,甚至问题本身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挖掘却在上面披了一层美丽的外衣…… 只靠一张嘴说出来的研究是不可取的,比如南大某位拿到国家863计划基金的教授所作的东西,但是,太过依靠数学表达,本末倒置也许不比空说好在哪里。 唠叨两句,以便自省。…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在曼彻斯特的一家艺术电影院里,看了一部艺术电影,名字,就是Venus。 电影结束的时候,很安静,没有普通电影院的噪杂,很多人,还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注视着荧幕上走动的名字,聆听着结尾曲。最初的我,也是如此,很难,很难轻松的从这样一部电影中走出来,轻松的回到现实。因为它,带给人太多思考的空间。 Venus,是一部喜剧。一部经典的英国喜剧。一部经典的英国黑色喜剧。喜剧在很多时候是可悲的,因为很多人说,艺术是通过悲剧来表现的。喜剧,让你发笑,忘记痛苦,就象麻药一般。而悲剧,让你面对生活,思考人生,好比良药。而这样一部喜剧,很多次,却让人们能沉静其中,思考自己,爱情,人生,到底是怎样的? 两条主线,矛盾的交织在一起。人生,一个轮回?是啊,就象一个著名的比喻一样,人,出生的时候,你哭了,他们都笑了,人,离去的时候,你笑了,他们都哭了……当电影结尾再次出现那幅男主人公家里的那幅油画的时候,当男主人公在去世前,来到那片儿时的海滩,把脚伸向冰冷的海水的时候,那是一种对人生解读。而爱情,却是直线,或者是射线,或者比较不幸的,是线段。但无论如何,一个轮回的结束和一个爱情的开始,这里是碰撞,是不和谐,是畸形,但最终,却让人理解了,认同了。 对于这部电影,想说得太多,却又很难表达出来。心中的一些澎湃依然余波荡漾,甚难平复。讲个令我难忘的片断,算作个结。 在海边,当Maurice终于能够畅然地和Venus (Jessica)相伴来到海边。这时Maurice已经步履蹒跚…… Jessica (J): Are you tired? (你累么?) Maurice (M): Yes. (是啊) J: So, what are we gonna do?(那我们怎么办?) M: Keep on… (继续走) 对于年轻的Jessica来说,恐怕很难体会Maurice的感情。回到儿时的小镇,回到儿时的海边,得到爱情的他,却没有办法摆脱人生的轮回。这里,就好像对于人生的一种概括,在很多时候,我们可以问自己,你累么?是啊。那我该怎么办?继续走………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一只小小的蝴蝶在巴西上空震动翅膀,可能在一个月以后引起美国德州的一次飓风。 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昨天看过了2006年发布的一部同名电影。电影中蝴蝶不再是主角,而是让探求人的微小行为和其后果之间的挣扎成为了一条主线。我们经常会说,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在现实中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幻想着回到过去,改变当初的那微小的失误,便可以摆脱现在的困境。在这部电影中,万能的导演赐予主人公这样的能力,悲剧发生了,在痛苦中我们主人公回到了过去,避免了灾难的同时,却在总是在不经意间为另外的不幸种下了种子。于是乎,反反复复,经历了数次的人生变幻,跌宕起伏之后,那位不幸的”幸运儿”终于在避免灾难的努力中让自己和灾难彻底的化为一体。这样的安排,恐怕也是导演的一种仁慈,那种具有改变过去的能力却每每无可避免地造就悲剧的痛苦确实很难让人承受,毕竟作上帝不是适合人类的工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