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主题: October, 2009

标签: , [ × ]

最近去超市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些hardcover books(也就是精装书,一般都是刚上市的热门书籍)在连锁超市里面的售价比亚马逊这搞书籍销售起家的行业领头羊还要便宜,而且便宜的幅度还相当的大。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连锁超市的书籍销售量肯定比不上亚马逊一个零头,而以此推断,超市也不可能拿到比亚马逊更优惠的进货价格,那么超市就是在那里‘贱卖’这些精装书,或者用欧盟对中国的一句流行语,你丫在倾销。 这种赔本赚吆喝的事儿在当今市场中也并不新鲜,利用价格吸引人流最终刺激消费的把戏我们基本上是大宝天天见,可问题是:为什么这些超市一定要在自己不熟悉的书籍这个部分赔,为什么不去贱卖袜子,水壶,大白菜来吸引人流?为什么一定要是精装书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只能想想我们自己了。是的,我们每个人作为消费者的行为方式。那些会买精装书的人,一般的消费水平都会更高,稳住了他们,就稳住了利润来源的重要源头(根据最基本的20/80理论,80%的利润会来自20%高端消费者)。而我这种关心袜子白菜水壶价格,买书只买简装本的普通消费者,虽然人数众多但提供给超市的真正利润率却很低。 精装书,是书中的奢侈品,作为业者,你自然希望留住这些购买精装书的消费者的心。人分三六九等,消费者由人组成,自然也逃不掉被分等排座次的规律,在超市眼里有些人就是比其他人高贵,就值得去用贱卖这种古老的方式去勾搭勾搭了。要是哪个企业相信人生来平等这种屁话,估计离彻底赔本赚吆喝的日子就不远了。… 继续阅读

标签: [ × ]

如何用经济语言回答下面的问题: 假设你现在是一个政策规划人员,而目前针对猪流感的疫苗数量是有限的。那么在考虑到经济环境和最大化整体效用的基础上,你将如何分配这些资源? 1)你可以先给某些特殊群体注射疫苗,比如那些高危人群。 2)你可以高价卖给那些出价最高的出价人,然后把赚到钱最终转移到所有人的身上。 3)如果你选择了(1),你是否允许那些先的到疫苗的人转售他们手中的疫苗? 不知道大家都准备如何选择?…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眼看圣诞节就要来了,这不,牛津街已经挂出了圣诞花灯,而英国人也开始为圣诞节准备起来了,那汹涌的购物人潮便是明证。 不过一些英国人却觉得这个节日有点不妥。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种声音出现:这个节日的名字是圣诞,那么对于那些信仰其它宗教的人是不是一种冒犯?走在装点上圣诞色彩的大街上,会不会让那些无神论者,那些穆斯林感到尴尬,甚至羞辱?更有议员在去年提出过议案,提议把圣诞节(Christmas,也就是耶稣的弥撒)的名字改成 冬节(winter festival),这样还可以让大家欢度一个节日,而忘记这个节日背后的太多故事。可想而知,这样的提案最终的结果。于是乎,又一个圣诞节就要来了。 说实在的,圣诞在人们心目中的感觉已经和宗教关系不大了,和中国的过年一样,没有人太在乎年是个什么样怪物;而在庆祝圣诞的时候,人们大多不会在意圣诞之于基督的意义,大家在意的是一家人的欢聚,一个把酒言欢的借口,一个在奔忙中停下脚温故亲情的机会。当一个节日,经历了千百年的风雨洗礼以后,所剩下的,往往是人性底层的东西。名字,已经不重要的。…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其实早在06年就开过博客,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数据丢失。心灰意懒之余,就放弃了之前的域名结束了之前的站点。而今在1年多之后又再次启程,却越发怀念之前的那些文章。没想到在今天突然发现,自己几年之前就在igoogle里面做了rss订阅,以至于所有的文章都还健在。虽然那几百条评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找到了,但对于这些失而复得的过往记录还是让我欣喜若狂。 于是,从今天开始,我将按照之前的博客的发表时间,逐渐恢复一些内容。…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

如果有人问我,对于维也纳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答案并不是那辉煌的金色大厅,肃穆的皇宫,那些有着千年历史的教堂和久负盛名的维也纳大学……对于维也纳,对于整个奥地利,最难以忘怀的是那午后斜阳下多瑙河的宁静与美丽。抛开尘嚣中奥匈帝国没落的痕迹,走过历史岁月,当鼎盛不在,硝烟散尽的今天,还是那亘古不变的自然带给人的感怀。…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 ]

列支敦士登,一个方圆100多公里的国家,一个我梦想去往旅行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在一般世界地图上很难寻觅的小国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可能是曾经看过倪匡小说里面的情节让我沉醉其中:那浓雾中的古堡,山脚下的酒馆,还有那不允许捉迷藏的禁令……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国家小,小到很容易被人们忽略,才更能让她平添出一种神秘的色彩来。… 继续阅读

  • Page 1 of 2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