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写在前面的前面

这是篇还在混论坛的时候写的个忆往昔的小品,可现在,这篇小品文却已然成为往昔……


一个地方,生活过一年
这里不是故乡,这里不是家,这里没有一个确定的名称
然而这里,对于我,却充满了那些闪亮的记忆
想起来,会心一笑,尔后,却是酸涩的


正文

DSCN3520Sliver Walk,怎么翻译好呢?如果说是叫银街,那显然容易和北京那 条大街相混淆,叫银路,银道,总是有那么点别扭。于是乎,以下还是简称她作SW,如果硬要有个中文名字,那干脆就叫西尔瓦胡同好了。对于去到伦敦的游客, 这里,绝对不值得一去;对于生活在伦敦的Londoner,这里,估计很少有人听说。就算是住在SW附近的人,恐怕真正知道这个地方的人也不多。不过在这 里,留下了我伦敦生活一年的太多足迹,这里,就是我伦敦生活的”家”。

在SW的一侧是一个精巧的公园。和英国城市中遍布的公园一样,这里常年开放,偶或成为silver walk旁边的小公园附近年轻人发泄过剩精力的地方,其它时间,都是跟照片上一样,幽静,惬意。上面的这幅照片是在2003年的11月间拍的,当时的那一地金黄带给我的感动至今难忘。在树影掩映中依稀可见的几座小楼,便是宿舍区的所在了。

对着那片小公园的,就是照片中的这个酒吧,theclipper。初到伦敦,自己一人提着3件行李在附近游荡找寻宿舍区的所在,问路无数,黑人白人,男人 女人,大人孩子,一律不知,多亏最后想到了宿舍区介绍里面提及的这个小酒馆,果然,刚说出theclipper,一位好心的白人老大哥就给我带到这里了。 看来,对于英国人,一个普通的小酒吧比再有名的大学都更有吸引力。

而正对着SW的就是这片”小洋楼”,也就是我当年的宿舍区的所在了。不过就在今年,在出售传言横行多年以后,学校终于还是把她给卖了去。由此,在周末再次探访的时候,已然人去楼空,空荡荡的庭院,对于充满记忆的地方显得分外的凄凉。

No. 14

14号,曾经的门牌号,现在不过显得更加沧桑了一些。

我曾经的窗这个朝西的房间,曾经充满过我的遐想,冥想,可能间或有点思想,不知道未来,是谁还会坐在窗前,看着飘过眼前的云,想着自己的那些心事,展望着那些不定的未来。

又一次,找到了曾经和Kimberly, Charles把酒言欢的平台,找到了平台上的桌椅。不过,物已经不似,人自然也非了。

回过头,看自己走过的路,总能让人有点怅然。总不觉得回去想,当初,坐在这扇窗前的我,想了些什么?当初,走在这条路上的 我,目的地是何方?当初,跨过这座桥的我,看到的是什么样的景色?……三年的时间亦长亦短,一千多个日月,却在转瞬间划过。日子是过去了,但回忆却越来越 深,越来越沉。在英国呆的时间越长,越不禁怀念刚来时的那种青涩,没有根源的兴奋与幸福夹杂的感觉。现在的幸福,是脚踏实地的,是需要作为的,而那时,是 飘在空中轻轻的淡淡的随着每一次呼吸都可以感觉得出来的。也许正是因为对于那种日子的缅怀,才有了对伦敦那一年尤其深的感情。曾经把酒言欢的地方

记忆的,永远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