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主题: October, 2009

标签: , [ × ]

矫情,应该算是个贬义词吧。

要是这矫情来自年方28的小姑娘,也许倒是隐隐有那么几分可爱,也许某些心态不够健康的同志还会津津乐道于此种矫情之中;可要是这矫情来自一帮子中老年男性,恐怕心智正常的人都会避之不及。

这回,就来了这么一帮矫情的中老年男性。

他们矫情的主要焦点就在于,伟大祖国到底多大了。

继续阅读

标签: [ × ]

[singlepic id=6 w=200 h=250 mode=web20 float=left]互联网这个东西经常无限度的放大了任何产品的追随者过着说是铁杆粉丝的声音。他们就是believers。 你要是走进高端音响设备的店里,你很容易就能找到那些立场坚定的声音告诉你价值数十万甚至百万人民币的音响设备是如何物超所值。而我们也经常看到所谓各派电子设备/软件的铁杆信徒在网络上的雄辩。若是在以前这些信徒们也许会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慷慨陈词,然而网络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让我们大家天天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 问题是,他们发出的声音很震撼也很有些煽动性,但它们却未必是正确的。 如果你在设计音响的时候跟随着这样的声音,那么很大的可能是你设计出一台昂贵且另类并且卖不出几台的产品。如果你要让这些信徒们喜欢你的餐厅,那么很可能因为太过前卫而门庭冷清。最终的结果就是,关门大吉。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你的那些believers最终成了terminators。 事实上,真正的市场并非要去满足那些铁杆粉丝/信徒,即便他们的声音是最响亮的,他们的身影仿若无处不在充斥着各种讨论区,博客,论坛等等。真正的市场要去满足那些能够做出妥协的普通大众,那些用平常心态诉说自己故事的人,那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考虑的人。最终取得了成功的产品和服务大多数都会让死忠粉丝们有所保留,他们一定会抱怨,但是市场会拥抱的你的产品。 不要让believers左右了你的判断,他们是潜在的terminators。…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决然没有一家成功的网络公司靠的是所谓明显的技术壁垒所实现,看看什么tiwtter,facebook等等。要想山寨一下他们其实并不难,然而最终仿制者们还是没能赢得最后的胜利。 企业在长线上的成功绝对不是依靠着它们的自身科技优势。星巴克靠的绝不是它们制作咖啡的秘密流程,Nike靠的也不是缝鞋过程中的什么高新技术,路透社更没有什么报道新闻的独家秘诀。 搞技术的一般都喜欢说,俺们这产品很难仿制,技术流程先进的很,基本上对于山寨是免疫的,这就可以确保我们的价格优势和竞争优势云云。这也许有点道理,但是一旦你取得了成功,市场总会找到办法搞定你的技术。没人能逃得掉。 于是乎,技术论者暂可靠边站站,下面就轮到我们marketer出场了: 我们如何创建可持续竞争优势? 1)搞一些physical evidence,学过4p/4p+/8p…的人都知道,有些东西基本上无法复制,比如不动产。 2)作为市场的先行者,大可利用规模经济优势 (Economy of Scale),用价格压制对手,这里的对手是并非用假冒伪劣为主要行为方式的对手,而是真正的竞争对手。 3)制造转移成本 (Switching Cost) 给你的消费者吧。让他们在想要转到别家的时候突然发现这样做原来得不偿失。 4)创建一个品牌。品牌也就是和消费者良好的相互关系 (Relationships),相互信赖 (Beliefs and Trusts),以及产生那种口耳相传 (Word of Mouth) 的效应,于是就有了品牌资产 (brand equity),这个东西可就比较难被山寨搞定了。 5)从企业内部开始创建一个持续的创新环境,然那些人精可以在你的企业里面繁衍生息。…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写在前面的前面

这是篇还在混论坛的时候写的个忆往昔的小品,可现在,这篇小品文却已然成为往昔……


一个地方,生活过一年
这里不是故乡,这里不是家,这里没有一个确定的名称
然而这里,对于我,却充满了那些闪亮的记忆
想起来,会心一笑,尔后,却是酸涩的

继续阅读

此王刚非彼王刚。

这里要说的这位不是那摇晃在荧幕前面忽而鉴定国宝,忽而又同纪大学士斗法的王刚。此王刚是位作家。此王刚新近出版了其英文版的一部小说,名叫English。

本来很想看看这本以孩子的视角看待文革的小说,可遗憾的很,在读小说之前竟无意中看到了此王刚接受单位采访的片段。立时便兴致全无,只剩下隐隐的一阵恶心。

采访中王作家对于中华文化的劣根性之鄙夷,对于所谓英文为基底的欧美文化之膜拜一定会为其博得大量潜在欧美读者之欢心。王先生是满不吝惜地把咱们“大”中华民族教训“小”日本鬼子的那一套照搬出来,不过教训的是自己人罢了:瞧瞧人德国,就知道反思,知道道歉,知道痛定思痛;再看看咱华夏子孙对于文革…… 而后王作家又学着一些民粹把这个问题上升了一个高度,同样反过来用在自己身上:中国传统文化打根儿上就有不愿反思自我的毛病,且中华民族没有信仰,而正是西方文明及其宗教信仰让德国人学会了弯腰道歉。这回好了,沙文/民族/民粹主义决然被打倒的彻彻底底,倒是一副卑微的奴才相又不识相地跃然而出。

让人恶心的不是其对于中华民族的一些认识,毕竟连人都无完人更何况作为人的合集的民族。问题是一定会有的。劣根性也并非子虚乌有。但问题的关键就是王作家对于民族与文化的比较上。这种企图对各种民族与文化进行排座次评等级的论断让我一下子明白了王作家的问题–贱。

此贱乃卑贱之贱,而非下贱之贱。

(想看采访视频的点继续阅读,不想被恶心的可以略过)

继续阅读

又是博客,再次开始 我发现我总是周期性的文字枯竭而又周期性的书写欲望过剩 在憋闷和空洞中周旋,最后干脆不了了之 可以想见,这里最终的结局也无非变成又一网络垃圾之所在 不过在这之前,总可以舒解一下沉积已久的书写的淫-欲 (当然,这书写的欲望仅仅针对中文而言,狗屎PhD论文已经让我对英文有一种想吐而又吐不出来,想咽而又咽不下去的郁闷) 好吧,当明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又一次可以对着公公放声大叫:哥们儿又重新开了一博客! 这次绝对不能再搞纯学术博客了,还是多码点儿自己可以没事儿偷着乐的字儿就算了… 继续阅读

  • Page 2 of 2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