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image 前两天浏览我在Google reader中沉积很久的博客订阅,结果从哈佛大学某经济学教授的博客中发现一道很有趣的经济习题。到不是说题目多么精妙,多么高深,主要是这题目后面的一些引申意义可能更值得我们大家思考。不敢自己独占,遂拿出来跟大家共享。

这题目很长,很系统,从定义的探讨开始直到一些简单的计算,不过我在这里就把它整合简化一下,只留其中核心的两问。题目是这样的:

有这么一个小镇,一共住着5名居民。这5位每天只干两件事:打渔和吃鱼。要是他们在养鱼塘工作的话,每天可以得到2条鱼。如果他们在镇外的小溪边钓鱼的话,他们得到的鱼的数量就是如下的公式:

X=6-N

这里的X就是每个在溪边钓鱼的居民得到的鱼的数量,而N则是在溪边钓鱼的居民数量。

于是问题来了:

1)如果镇子里面搞的是集权型的计划性经济,也就是要综合考虑并最大化鱼的产量并规定居民捕鱼地点,请问,这个镇子的产鱼量应该是多少?应该如何分配居民?

2)如果这个镇子里面突然来了一股自由风潮,于是自由派当政,他们说我们要让大家来决定自己是在鱼塘还是在小溪中捕鱼。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小镇的产鱼量应该如何变化?多少人会在小溪钓鱼?多少人会在鱼塘捕鱼?

感兴趣的同志可以自己拿出纸笔稍微算算再点继续阅读往下看。

好,现在先给答案再扯淡。(由于那位哈佛教授只出题不解答,下面这些都是我个人的解答,如有误,请不吝赐教。)

第一题,有很多方法可以用,复杂正统的方法是列个产量的二次函数求个导数算极值,简单的直接推算就可。总之答案应该是14条鱼。安排两个人去小溪,剩下三人的在鱼塘可以达到最大化产出。

第二题,稍微有点花花肠子。最好的办法是从博弈的角度出发来思考。答案在动态平衡后我认为应该是10条鱼。4个人在小溪,1个人在鱼塘。只有这样才是一个稳定的平衡点。否则,就会发生居民在鱼塘和小溪间的移动。在平衡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有且只能有2条鱼,于是大家相安无事,其乐融融。

在自由精神主导下的自我调控,即使在达到稳定之后也永远无法超越计划经济的所达到的最优产出,并且在最初阶段产量会发生骤降(自由派上台第一天的情况应该是只能产出5条鱼)。而集权型的计划模式有着无法逾越的产出优势,但总是有那么一些人比其他的人得到更多的鱼,并且这些受益更多的人是由小镇直接委派的。

这不是现在一些社会形态的真实写照么?我们现在超英赶美,甩开印度的经济发展,可以说是受益于当下集权型的模式,最大化社会产出,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现阶段最佳选择。但问题也是明显的,社会分配严重不均,并且滋生出很多阴暗和腐败出来。从另外一个方面讲,更为自由环境下,会让社会分配趋于均衡和公平,但负面的问题就是,无形的手是无法最优社会产出的。

我想,在当今自由论盛行之时,唯自由论至上者是否可以少安毋躁,仔细想想得失。同理,唯集权论者(貌似所占比例不大),也同样应该有所反思吧。就好象那些个主义的定义都在逐渐模糊了一样,最终的解决方案应当是两者的相互结合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