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

接着上上文以及上文继续纽约回忆录。

华尔街

Wallst离开WTC的遗址,走过一条马路,你就会来到阴暗中的华尔街。阴暗并非修饰,而是真实的描述。因为周围老旧的写字楼紧密而高耸的矗立在华尔街两侧,在加上与其声名不相匹配的窄小的街道,使得阳光很难能够播撒进来。走在华尔街上,心中还是难免会有些许的激动,向往着看到那些如雷贯耳的投行的名字,向往着看到华盛顿同志宣誓就职的地方,向往着看到NYSE(纽约证券交易所)中的血雨腥风。但当你踏上阴暗的华尔街的时候,就注定你一定会失望而归。投行们大部分都搬离了华尔街而选择在Manhattan中区落户,有些甚至搬离了纽约去到较比安全的新泽西州;华盛顿就职之所在依然屹立,不过已经不是昔日的联邦大楼了;而NYSE那窄小破旧的门前荷枪实弹的警卫也暗示着你,之前曾经对游客们敞开胸怀的证交所也已经闭门谢客了。

这一切好像让华尔街显得有些死气沉沉,让人提不起任何兴致来。其实说到底,华尔街已经从实质走向了标志。华尔街不再是荷兰人筑的那堵墙,也不再是英国人开的那条街,同样也不是那个种着梧桐树见证证券交易诞生的那个华尔街了;华尔街成为了一个代表着资本的品牌,从有形成为了无形。你再也不能从这条街本身追寻到太多辉煌的痕迹,因为真正的辉煌已经伴着华尔街的的逐渐阴暗撒向了整个资本世界。

于是,伴着这些思绪,匆匆走过了华尔街,甚至忘记了到此一游的存照。

联合国

UN2 联合国,是属于世界所有人的,是地球公民共有的。接待我们的意大利mm如是说。

于是我问,那为什么我需要美国的签证才能到此一游?

意大利mm的眼光闪动了一下,对我一笑,算是回答了。

其实真的没想难为那位热情可爱的意大利mm,也许我真的应该接受这种美好的愿景吧。带着地球公民的心情去拜访属于全人类的联合国。然而,理想主义伴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淡去了,现实和愿景的冲突却让我很难不去思考。于是有了开篇不太应景的提问。

来到联合国总部的时候已经傍晚,我算是当天的是最后一批游客。与我同时来到总部大楼的还有波兰来的一家四口,俄罗斯来的一对情侣,还有欧洲其他地区的一些游客,我们这10多个人组成了一个临时旅行团。在总部大楼参观的过程中,意大利mm,那位在开头被我小小刁难了一下的联合国实习生,作为我们这些人的导游。

UN UN4UN3

在我们走马观花的过程中,意大利mm经常给我们恶补一些联合国的常识。而在这个过程中,身边的波兰大叔貌似对中国有些特别的想法,一路经常与我‘探讨’。他问我为什么不让台湾加入,他问我中国为什么在最初拒绝加入反地雷使用协定,他问我为什么中国有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军队……总之,他的‘求知欲’特别旺盛。也许是被苏联压抑的时间太长吧,对于体制内的中国,看得出来他有种发自内心的不爽。

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了,这样的人见过很多,记得在LSE读硕士的时候,就有法国同学要给我讲西藏的历史……于是见怪不怪,见招拆招,倒也没有影响我太多心情。直到最后,他再次又一次向我发问说:为什么国际上禁捕大象中国还给联合国送来象牙制成的礼物的时候,意大利mm也终于看不下去,没等我再次开口就直接帮我回答了那位有点愤青的波兰大叔。

联合国,真正能让我们联合在一起么?一个10多人组成的临时旅行团尚会如此,更何况要建立在国与国的立场上的博弈。回到开篇那愿景与现实的对立,我想,联合国也只能是一个向往一种幻象了。在这幻象下的,还是江湖,还是政治,还是人与人的无尽争斗,或文,或武,无休无止。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