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image话说最近这些年经常能够看到听到各种所谓著名写手、推手、黔首们的所谓爆炸性炒作,诸如回家吃饭之流隔三差五就会横行网络,于是,围观的,骂街的,扯淡的,好不热闹。而后就开始有人自称为大师,搞几个尘土飞扬的闹剧就开始自以为是了。这回好了,Google站出来给那些大师们上演了一出无上华丽的炒作。这炒作,可谓有放眼世界之气魄,精妙绝伦之手法,再加上浑浑噩噩的写手推手黔首们参与其中,三十六计融会贯通,七十二变出神入化,堪称极品。

Google做的事情很简单:一个VP在博客上的几段话。大意就是,我们被中国人黑了,我们还有好多兄弟也被黑了,之前说好的不能再算数了,受够了我们要走了。

一个小石子都能激起千层浪,一个小媚眼都能让大家心慌慌。于是,这个世界就这样热闹了起来:从早上开始BBC华尔街时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等等这些主流媒体们开始聒噪起来。标题没有Google那么羞涩,很直白地大肆吸引眼球:谷歌不畏中国内容审查,可能退出中国市场云云。于是这些文章的留言板就开始热闹了,蓝眼睛的愤青们开始激动了,眼泪汪汪地说爱生命,爱谷歌。黄头发的保守派愤怒了,他们在宣泄不知道从何出而来的鄙夷,于是不同观点的人一律本冠上一个不怎么美丽的头衔ChiCom (中国共产主义者,在英语某些语境中直接可以等同于纳粹)。而事情的焦点国内就更有喜剧色彩了,数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去给谷歌送花,点烛,守夜,就差直接当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爹喊娘了。

于是,Google的公共关系部门灿烂的笑了。这堪称是Ethics Marketing (道德营销)的经典之作。将媒体和受众完全操作于股掌之中,翻手成云。

先说说Google的动机。Google去年在国内可谓流年不利,先是被爆出搜索结果有大量色情内容,被央视狠狠地抽了俩耳光,然后就是被文著协的一帮酸书生找了个机会骂了一顿。再加上国内媒体的跟风,Google非常需要一些另类的媒体关注。而最后又很可能跟官方谈判也出现了僵局,于是,现在不用急智不出狠招更待何时?

再说说Google的得失。得,那就大了去了。首先,从西方主流的媒体的高度集中曝光,华尔街时报这些商业大报都是在头版报道,而内容对于西方读者来说又是如此正面,这等于就是全世界媒体在给Google集中做一次免费的广告,尤其是在其利润集中的欧美地区。广告内容是如此具有煽动性,那就是Google为民所想,不畏强权,勇于牺牲,敢把皇帝拉下马等等。其次,Google这回坚定不移地站在了以奥巴马和克林顿(女)为核心的白宫政府周围,毫不留情地揭露了某些别有用心地外国势力的险恶用心,其政治收益更是难以估量。君不见国务卿大人已经亲自表态重视了么?再次,聚拢人心。我们都知道最难买到的东西就是人心,人心所向那就意味着是利润所向之处。哪个企业不是做梦都在想着如何能成为万人瞩目,人心所向?

那Google可能失去什么?当然,首当其冲就是与中国政府的良好关系。可惜,良好关系早就连幻象都算不上了。从一开始Google就没把自己当成中国的企业公民存在,它总是有种要成为超公民的冲动,这也就不难想象Google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了。于是,这一损失早就是沉没成本。其次,损失的是中国20亿美元的潜在市场/6亿美元的既得市场以及未来无限的钱景。听起来损失很庞大,不过相对于Google去年220亿美元的营收,那6亿美元仅仅是个零头。再次,这一损失是建立在Google真的退出的这一假设的基础上,而既然是炒作,是绯闻,事情自然不会做实就是了。

于是,会算账的都知道了。这一得一失间一切都见了分晓。即便到了木已成舟之际,Google也是稳赚不赔。不要忘了一点,Google是一个利益驱动的商业组织,它仅仅对它的股东负责。Google不是圣人也不是救世主,现在不是,将来也永不可能是。那些为谷歌献花致敬呐喊痛心流泪的黔首们,你们被扎扎实实地忽悠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