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时代周刊,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不管是崇洋的,媚外的,还是根正的,苗红的,不管是左的,右的,总之这时代周刊在国人眼中总体来说也算是熟悉的,有些声誉的。于是每年这杂志的年度人物评选总能折腾起一些小波澜,总能鼓捣出一些小涟漪。譬如,某领导同志上榜,就会有喜的,有悲,有叫好的,有叫骂的,有豪情万丈的,有嬉笑怒骂的,总之,人间百态总能得以一窥一二。

今年,情形就更为有趣了。在往年,那些涟漪和波澜总是在名单揭晓之日开始蔓延,而今,时代周刊也搞起了web250,让全球民众直接投票评选年度影响力人物。这下,可就真热闹了……

网上的投票成为了一种意识形态的爆发。就让我们看看这前三到底给我们带来些什么启示:

第一名穆萨维同志,穆萨维这位伊朗反政府领袖由那些在所谓自由民主的国度里信仰着他们公正独立媒体的可爱网民们推选上, 但遗憾的是,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都无法在世界地图上准确找到伊朗之所在。对于伊朗政府,他们真的是恨啊,打心眼儿里恨,他们恨一切媒体告诉他们应该恨的人,于是媒体开始帮助他们思考,结果他们也就让媒体决定了喜好。至于恨的底层到底是什么,或者说,他们恨的除了意识形态意外还剩下什么,恐怕只有空洞的偏信而已了。

而我国选手韩寒则勇夺第二名之宝座,这自然要感谢那些在国内视韩寒为精神领袖的刷票团的辛勤耕耘。韩寒正是由国内广大自我标榜的网络新贵们推上了神坛。韩寒到底有多少脓多少水这个姑且不谈,单说某种集体归属感加上social norm成就了韩寒前卫先进思想之领袖地位。可其思想到底是啥呢?是反对,还是反对,还是反对?本人倒是不反对反对本身,却对于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反对有些反感而已。而对于那些簇拥族,总感觉无时不在散发出一种网络新贵式的虚拟社会压力,你不信韩寒,你不反对,你就是支持,就是x毛党。遗憾的是,新贵们忘记了反对之反对才是支持,不反对仅仅是不反对。算了,逻辑这东西还是少说为妙。

第三名高丽冰舞美人,这实在就是一种无厘头的追星崇拜的一种体现了。别忘了,我们没有在选美,我们选的年度最有影响力人物,要说选择老穆同志,小韩同学都还算有那么点自以为是的道理的话,选择金美人则就是彻头彻尾的有意识跑题了。这两年高丽人民倒是没少给我们惊喜,给世界惊喜。比如李白乃高丽后裔云云,皆为我们苍白的生活增添了那么几许黑色的幽默。其实,那正是很多高丽人民集体不自信的大爆发。

于是这次,面对这些意识形态和社会认知在网络上的扭曲和夸大,时代周刊的编辑真正遇到了难题。而最后还是那些编辑们还是要勉为其难的平衡之后而给出了分类排名。最终的结果,和网络票选排名的相关性,很低,真的很低。这次web250的闹剧终于如是收场,不知道明年时代周刊还会不会搞这么一场闹剧来博大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