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对诺贝尔奖总有着某种情结的。

很多人都需要让某位国人得奖而捡起那些失落的民族自信。这不,挪威人毫不吝啬的给出了这么一个机会, 或者说一个讽刺。当很多人在卑微中神话诺奖的时候, 却冷不丁的被人家泼了一盆脏水下来,于是进退维谷,眼睛还在巴巴地望着,身体却僵在那里动弹不得了。

定会有人借此非常激动地表示, 中国人终于得奖了云云,虚情假意中还要暗藏些杀机才是。其实,何必如此呢,这并非国人第一次得到和平奖。严格意义上讲,青海出生的那位活佛才是第一位授予此奖的国人。当年的和平奖授予丹增嘉措是因为他的所谓非暴力争取之理念,和这次颁奖原因基本上同出一辙。可惜在颁奖给丹增嘉措8年之后的1997年,纽约时报就报道出当年美国中情局如何每年资助数百万美金给那位诺奖和平奖获奖人并在西藏空投武器装备以便发动起义的精彩事迹。非暴力理念的面皮终于还是被揭穿, 不过这没有影响活佛大人拿着这诺奖的名头四处宣扬就对了。

其实,和平奖本身就是一个主观意识形态的折射而已。公正和公义永远只是在话语权一方,这放之四海皆准。而中国在没有加入到所谓主流意识形态中的时候,自然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玩耨的对象。于是当友邦莫名授奖,我们又何必惊诧连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