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觉得自己很聪明不是么? 现今那些推进人类前进的种种发明与创造大多都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理解范畴. 就连语言也被我们的再创造搞没有人能够领会其母语的全部词汇的程度. 当年莎士比亚可以自豪的宣称他所掌握的万余英文字则是英文词汇之总和, 可现如今, 一个英文不是其母语的GRE考生也可以背出万余英文单字了.

扯得有些跑题, 赶紧拉回来.

金融市场, 是人类又一杰出之发明, 可就和语言一样, 这个市场好像也已经复杂到我们自己都开始有些糊涂了. 我们在这个自己发明的市场中摔了一次又一次的跟头, 而且在可以想见的未来, 这样的跟头好像还是要继续摔下去.

于是, 有了这样的问题:

到底是我们人类自己创造的金融市场真的已经演变到一种让我们自己无法理解的状态,  还是说,  我们人类的基因中就有着投资中头脑过热的种子, 而使得我们注定要在自己创造的市场中大马趴一个接着一个摔?

有了问题自然就会有人探索其答案, 于是有了一位牛津教授的研究。她要把与人类基因最为接近的某种猴子置身在一个经济学环境中来看看基因是否给我们埋下了种子趋害避利的种子。

这是一个漫长的研究计划, 从最开始让猴子们明白金钱的使用, 到后来人为系统的制造出交易风险 (让猴子们发现之前一个钢镚儿换2个香蕉, 变成了某种概率, 一个钢镚可能3个香蕉, 也可能只有一个) 来观察猴子对于风险的趋向. 随着研究的进行, 交易风险也趋于多样话和双向性. 初始结果显示, 猴子们和人类很接近, 在获利的状态下, 也会尽量避免交易风险, 处于主动规避风险的状态. 然而, 后期的研究发现, 当交易风险是在净损失的状态下的时候, 猴子们都开始倾向于高风险的赌注来’避免’高额损失. 这种行为和金融市场中出现问题是人类的行为同出一辙.

虽然这研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结论性的研究, 但至少它对于文章开头的问题给出了一个相当有趣的回答: 很可能人类在金融市场中的所谓不理智正是我们的基因所驱使的, 而金融市场的不定期崩溃则是一种必然. 这种必然总是有点让人后背发凉的感觉, 因为, 这样的发现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恰恰验证了上帝的原罪论也许真的不无道理…

(摄影: 说一不二@onespace.eu, Canon 40D, 38mm, 1/125, f/8, ISO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