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 ]

迈阿密,第一天。

引子

从伦敦到迈阿密。10个小时的飞行。

虽然算不上经常飞长途航线,总算下来也有那么几十次了吧。这一次飞机的在起降过程度中的颠簸算是我体验过最严重的。尤其在降落触地时飞机还搞了个三级跳,真是绝对的刺激。于是迈阿密的旅程就从飞机着陆时的尖叫开始了。

 

这是迈阿密给我的第一印象。从10多度的伦敦到了34度的迈阿密,从毛外套到短袖短裤。

一出登机口就能感受到一股闷热的气浪迎面而来。英国的气候大多数时候算是清爽的,潮湿但从不闷热,偶尔天气变暖也是那种小风配合下的干热,绝少会有迈阿密这种粘腻的感觉。不过,在迈阿密让阳光肆意的烤打在身上的感觉确实很爽。尤其是在阳光稀少珍贵的英国待的久了,看着这一片金灿灿的阳光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洒在这里让人总觉得是在暴殄天物, 不趁机晒他两晒还真是对不起老天爷对这里的特别青睐。

漫步

在去酒店的路上顺便欣赏了一下这里的街景。比起之前去过的洛杉矶,旧金山这些在加州的城市,迈阿密不过是更为热带了一些而已,总体上还是标准的美国街景,并无特别的新意。这恐怕也是美国文化比较简朴或者说比较浅薄的一个侧写。在欧洲,每一座建筑都带着那几百年的历史慢慢的叙述着那些悠长的故事,每一个角落都落下了淡淡的时间的积淀与文化的侵染,于是,在街头漫步成为我在欧洲旅行的重要组成;而在美国,街头漫步成为一种笑谈。当我问酒店的古巴裔前台迈阿密漫步的话有什么好去处,他的回答则是:想去哪哥们帮你叫车吧,走路在这里行不通。

我是个不信邪的人,谁让我就那么喜欢以漫步作为旅行的开始。在纽约我曾沿着曼哈顿暴走,从中央公园走到了通往自由女神像的码头,在曼岛,我也曾经沿着那里的海岸走过了大半个曼岛,在维也纳,在巴黎,在布拉格,这些地方都留下了我好像漫无目的的漫步。可在迈阿密,这种漫步从某种程度上讲是徒劳的。当我背着包走过了几个街区之后就发现,脚下已经没有人行便道了……

这就是美国的特点罢。没有车寸步难行。点与点之间的连线总是可以忽略的风景,可能,这是真正的地大物博所带来的副作用,也可能这是一个暴发户还没完全进化到上流社会的一个写照,总之,在美国欣赏到的风景大多是以点来计算的。于我来说,我更喜欢欧洲那种用线连接起来的风景。

(插图摄影 说一不二@onespace.eu Canon 40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