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 ]

引子

自上一篇行记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

因为在迈阿密临时起意坐着油轮去了趟巴哈马群岛,以至于过了这许多天没有网络相对纯净的生活。终于在昨天又回到了还在晚春中的伦敦,阴冷的天气直接把我从炎炎夏日一下子拉到了秋天。当然,也可以这样想:对我来说,今年,可以有两个夏天了。

还是先让巴哈马的感受沉静一些时日,来继续我的迈阿密行记吧。

Biltmore酒店

biltmore

(摄影 by 说一不二@onespace.eu, Canon 40D, 17-85)

毕竟去迈阿密是为了这学术会议,不写上两笔和会议靠点儿边儿文字总觉得有点儿本末倒置的意思。

我们这年会开在迈阿密最负盛名的Biltmore酒店。这酒店深深的藏在迈阿密珊瑚阁(carol gables)区。珊瑚阁该算是迈阿密的所谓富人区了,其实也无非就是交错的林荫道配着排列整齐但风格各异的大号别墅,而Biltmore酒店则正处在珊瑚阁的中间,背靠着举办过多界美国公开赛的自家高球球场,侧身傍着一条无名小河。这酒店的地理位置加上它特有的历史文化积淀(其实也就百十来年)使得它也成了一旅游景点。开会的空隙,总能看见个把旅游团参观酒店。于是,在这里开会着实成了很惬意也很自得的事情。

直到过了几天,在开会结束后住进了靠近码头的Ritz Carlton酒店,听那里一位来自伊朗的调酒师傅哈森说,Biltmore酒店鬼闹得很是厉害。

biltmore2

(摄影 by 说一不二@onespace.eu, Canon 40D, 17-85)

闹鬼的来源貌似很多,有一种说法是二战期间这里曾经被改成医院,而靠近底层大厅的餐厅厨房,曾经做过焚尸炉。而我很不幸的,还喜滋滋的在底层餐厅吃过他们的裙带牛排。。。而现在想来,的确底层大厅总是莫名的阴冷,而上层大厅总是要温暖很多。

另一个说法,是两位黑帮老大曾经在13层的套房中火并,被杀死的一位黑帮老大一直还‘活’在酒店中以整人为乐。据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入住13楼的套房的时候也被整过。克里顿试图看球赛却打不开电视,在他正要放弃的时候,电视开始自己行开关个不停,最后总统先生只好向鬼魂示弱,跑到楼下随从的房间才看了球赛。

还有一个说法是关于一个白衣女子。很多鬼故事貌似都是和白衣女子有关,这几乎成了国际惯例。据说这白衣女子大晚上从钟塔跳下去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于是之后的多年,总有一些房客号称看到白衣女子在他们的房间游荡。

biltmore3

(摄影 by 说一不二@onespace.eu, Canon 40D, 17-85)

因为哈森给我讲的这些故事,使得我不得不多破费些小费出来,也使得这Biltmore酒店成了迈阿密旅行中的一个相当有趣的记忆。当然,如果我再去那里开会的话,我是决然不会再到那个焚尸炉餐厅去吃牛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