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

诺贝尔奖,总是可以带来这一年一度的莫名躁动。有人引颈望着,有人惴惴盼着,有人不屑,有人侧目,总之,迎来的总是一派嘈杂。尤其,当这一切的嘈杂和有着诺贝尔情节的中国联系在一起的时候。

去年,那个充满了政治恶臭的和平奖带来的”尴尬“还未消散,今年诺贝尔奖就又一次与国人亲密接触了一回。这一次终于不再是那个由几位挪威退休政客摆弄出的奖项了,总算是与人文科学相关奖项了–诺贝尔文学奖,这应该不会再有太多争议了吧。

可惜,莫言的这次得奖却成就了魔焰,而莫言的笔名恐怕就是造就魔焰的开始。莫言这个笔名很容易让很多热衷于政治的人莫名兴奋起来,于是身体力行的实践90年代充斥中关村的那句经典广告–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顺理成章的,国内的政治社会环境以及去年那个让很多国人莫名惊诧的和平奖成为很多讨论的焦点,而莫言和他的文学却好像显得无关紧要了。这还不算,更为狂热一些的”普世教“传教徒们终于还是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开始发扬当年文革时代政审的精神,给莫言的历史问题作了一次彻底的due diligence;于是莫言当年抄露毛泽东文章的事情成为又一个焦点。这下热闹了,各种色彩斑斓的帽子纷纷向莫言扣将下来。于是莫言成为共产主义的代言人,成为的党的代言人,成为既得利益的代表,也就顺利成章地由莫言进化为魔焰。

这还不算,有人还要硬要翻出鲁迅先生的话来忿忿着指摘着,殊不知,鲁迅先生作为中国的一代文豪相比也会为国人得到更大范围的肯定而欣慰吧。那些专注于政治,专注于批评的人,恐怕早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读书了。文学在这可笑的乱象中,早已经被深深地踩在脚下。

(插图摄影 说一不二@onespace.eu Canon 40D, 欢迎引用烦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