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过往文章: 百态杂评

标签: , [ × ]

成本,压缩成本的另一面就是提高利润。 简单的逻辑最终让英国很多公司把自己的call centre(消费者电话服务部门)给搬到了印度。印度是一个以英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印度同时又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就意味着,大量的廉价、‘高素质’、以英语为母语的劳动力可以提供 给这些公司作为其call centre的雇员。 看起来真的很美。看起来是百利无一害的买卖。 结果真的如此么?在英国人自己的论坛中,经常看到类似这样的标题:’Would an Indian call centre put you off an account?(你会不会因为印度的电话服务部门而取消你的账户?)’ 印度英语,让很多英国人都不得不对那些印度客服问一个问题:Do you speak English?(你会说英语么?)。从表面上看起来的利润,却在无形中消磨着现有消费者耐性。 营销中有一句经典的话:It takes months to find a customer and seconds to lose one. (找到一个消费者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但失去一个却只需几秒钟)而Ed Moed,Measuring Up 一书的作者也在强调:customer service is the cheapest form of marketing(客服是营销中最为实惠的一种形态。)很多时候在压缩了那些call centre的成本的同时,是在压缩公司本身未来的利润空间。毕竟,企业的利润是来自于数以千万计的消费者。失去了他们,尤其是那些固有的消费者群体,对于企业往往是致命的。…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 ]

image 几天前从美国那档著名的六十分钟节目中听到了这样一则新闻。日本黑手党的教父级人物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获得了宝贵的肝移植名额。听到这里诸位也许觉得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医疗机构给病人治病罢了。黑手党老大也是人,生病咱也要治疗不是?可问题的关键是,这肝移植手术是要排队的,毕竟怀了心肝的现如今这么多,造成肝少人多、供不应求的局面。可问题的关键是,偏偏这位黑手党老大的排位突飞猛进,在短短的几个星期里面成为了排名第一的候选人,而在美国,平均等待时长是3年……

于是传言就出来了,原来,这位老大为进行手术花了一百万美元的手术费用以及提供了相当规模的捐款。这相当规模的具体数字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一定要比手术费用本身贵了很多。我们不禁要问:这难道不就是美国式的器官贩卖么?没钱的那就等3年吧,也许运气好还能在临死前得到肝移植的机会,可要是你有钱,搞一个“相当规模的捐款”出来,好了不用久等,你就可以接受手术重新做人了,而且,人家还不管你是黑老大还是保护伞,只要钱到位,器官则一准儿送上。

继续阅读

标签: [ × ]

image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Boyzone,这支在90年代后期曾经名噪一时的爱尔兰组合。

我是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第一次听到Boyzone的歌了,如果定要追溯的话,恐怕是90年代在中关村落惶惶然淘打口带的的某个下午吧。他们的歌声很少有那种激情澎湃的感觉,倒像是一个朋友在轻轻给你讲述他们的故事,他们的人生经历,他们的挚爱亲情。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95年,他们靠着Said and Done这张专辑一炮打响,当年在英国、爱尔兰、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稳居唱片销量首位,并同时被评为最有前途的男子组合。在之后的几年,他们又接连发行了A Diffirent Beat,Where We Belong两张白金专辑。也就是在那个时期,在我的高中岁月,Boyzone的歌不知道伴我度过了多少青涩的年少时光。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

品牌,大家很熟悉了,每天都可以得见的,现在的人类,大多都生活在品牌的包围中。如果说,品牌间接反映了人的生活方式,这个一点不为过。我还记得几年以前在伦敦的tate modern现代艺术博物馆看到过一组很有意思的展览:把某人一生用到的品牌按时间顺序排列组合起来,自然,你可以清晰地看出这个人的生活轨迹,行为方式甚至一些社会统计学的信息。 可是这些关乎政治什么事情?看起来品牌和政治本身并不不会有任何的交集。可在美国出版了一本书,名字叫做Applebee’s America,书里面却陈述了这样一个观点:品牌所反映的生活方式却也在反映着一个人的政治取向。书的作者是美国总统小布什竞选时的政策咨询师,Matthew J.,根据他的说法,一个人对于品牌的判断,反映的是价值的取向,这个和对于政治的判断是相对应的。比如,如果一个消费者忠实于欧洲的汽车品牌,这就意味着这名消费者对于温室效应和环保有着潜在的重视。如此这般,在我们综合了一个消费者很多的品牌消费信息之后,那么不难判断这个消费者的政治价值取向。而也就可以帮助政治人物了解到如何取悦他的潜在选民。类似的研究,对于消费者和品牌之间的关系已经有很多了,但这次,却是用到了政治上面。 政治,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在现在已经成为了marketing的又一个重要的应用领域。营销研究的是对于消费者的评估和判断,而对于西方的这种所谓德先生导向的政治,同样,可以类似的看成一种消费,你用手中的握着的选票,来购买未来可能的符合你个人价值观的政策。品牌行之于政治,乍看之下有些可笑的想法,仔细琢磨起来,却也有着深层的道理来。 引用Applebee’s America的另一位作者的话做结: “…People’s product choices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like value choices. It’s not, ‘I like this water, the way it tastes.’ It’s ‘I feel like this car, or this show, is more reflective of who I am.’ More and more people make those choices based on a […]…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眼看圣诞节就要来了,这不,牛津街已经挂出了圣诞花灯,而英国人也开始为圣诞节准备起来了,那汹涌的购物人潮便是明证。 不过一些英国人却觉得这个节日有点不妥。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种声音出现:这个节日的名字是圣诞,那么对于那些信仰其它宗教的人是不是一种冒犯?走在装点上圣诞色彩的大街上,会不会让那些无神论者,那些穆斯林感到尴尬,甚至羞辱?更有议员在去年提出过议案,提议把圣诞节(Christmas,也就是耶稣的弥撒)的名字改成 冬节(winter festival),这样还可以让大家欢度一个节日,而忘记这个节日背后的太多故事。可想而知,这样的提案最终的结果。于是乎,又一个圣诞节就要来了。 说实在的,圣诞在人们心目中的感觉已经和宗教关系不大了,和中国的过年一样,没有人太在乎年是个什么样怪物;而在庆祝圣诞的时候,人们大多不会在意圣诞之于基督的意义,大家在意的是一家人的欢聚,一个把酒言欢的借口,一个在奔忙中停下脚温故亲情的机会。当一个节日,经历了千百年的风雨洗礼以后,所剩下的,往往是人性底层的东西。名字,已经不重要的。…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矫情,应该算是个贬义词吧。

要是这矫情来自年方28的小姑娘,也许倒是隐隐有那么几分可爱,也许某些心态不够健康的同志还会津津乐道于此种矫情之中;可要是这矫情来自一帮子中老年男性,恐怕心智正常的人都会避之不及。

这回,就来了这么一帮矫情的中老年男性。

他们矫情的主要焦点就在于,伟大祖国到底多大了。

继续阅读

  • Page 4 of 6
  • 1
  • 2
  • 3
  • 4
  • 5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