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过往文章: 经济

金融市场, 是人类又一杰出之发明, 可就和语言一样, 这个市场好像也已经复杂到我们自己都开始有些糊涂了. 我们在这个自己发明的市场中摔了一次又一次的跟头, 而且在可以想见的未来, 这样的跟头好像还是要继续摔下去.

于是, 有了这样的问题:

到底是我们人类自己创造的金融市场真的已经演变到一种让我们自己无法理解的状态, 还是说, 我们人类的基因中就有着投资中头脑过热的种子, 而使得我们注定要在自己创造的市场中大马趴一个接着一个摔?…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毛利这个东西在英文中是Gross Margin,其关键就是那个margin,也就是边际。对于一个普通的包子铺来说,店铺租金,伙计工资,电费,水费,煤气费,保护费等等都是已经支出的沉没成本。所以,如果一斤包子卖10块钱,而所有的那些直接成本加起来是2块钱的话,不管你是卖一个包子,还是1万个包子,你的毛利率都是一样:8块一包子。

于是,假如你是一个包子铺的老板你应该怎么办?如果有人跟你推荐这样一个促销策略:新顾客包子2块一斤,每人限买一斤。直觉上看,这简直就是太不现实了。 是的没错,2折看起来是难以承受的。但如果你从边际的角度看问题的话,其实你并没有亏本。你用0零成本吸引到新的顾客。…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image 前两天浏览我在Google reader中沉积很久的博客订阅,结果从哈佛大学某经济学教授的博客中发现一道很有趣的经济习题。到不是说题目多么精妙,多么高深,主要是这题目后面的一些引申意义可能更值得我们大家思考。不敢自己独占,遂拿出来跟大家共享。

这题目很长,很系统,从定义的探讨开始直到一些简单的计算,不过我在这里就把它整合简化一下,只留其中核心的两问。题目是这样的:

有这么一个小镇,一共住着5名居民。这5位每天只干两件事:打渔和吃鱼。要是他们在养鱼塘工作的话,每天可以得到2条鱼。如果他们在镇外的小溪边钓鱼的话,他们得到的鱼的数量就是如下的公式:

X=6-N

这里的X就是每个在溪边钓鱼的居民得到的鱼的数量,而N则是在溪边钓鱼的居民数量。

于是问题来了:

1)如果镇子里面搞的是集权型的计划性经济,也就是要综合考虑并最大化鱼的产量并规定居民捕鱼地点,请问,这个镇子的产鱼量应该是多少?应该如何分配居民?

2)如果这个镇子里面突然来了一股自由风潮,于是自由派当政,他们说我们要让大家来决定自己是在鱼塘还是在小溪中捕鱼。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小镇的产鱼量应该如何变化?多少人会在小溪钓鱼?多少人会在鱼塘捕鱼?

感兴趣的同志可以自己拿出纸笔稍微算算再点继续阅读往下看。

继续阅读

标签: [ × ]

如何用经济语言回答下面的问题: 假设你现在是一个政策规划人员,而目前针对猪流感的疫苗数量是有限的。那么在考虑到经济环境和最大化整体效用的基础上,你将如何分配这些资源? 1)你可以先给某些特殊群体注射疫苗,比如那些高危人群。 2)你可以高价卖给那些出价最高的出价人,然后把赚到钱最终转移到所有人的身上。 3)如果你选择了(1),你是否允许那些先的到疫苗的人转售他们手中的疫苗? 不知道大家都准备如何选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