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对应标签: 思考

标签: , [ × ]

当你有一个好主意与人分享的时候,你会非常自然地认为其他人也将按照你的思路来思考问题。于是,只要你把事实摆在他们的面前,那么其他人就会得出与你相同的结论,进而,他们就会很自然地被你的想法所说服。这就是咱常说的,事实胜于雄辩。然而真的如此么? 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按照你的思路来思考问题。 先看看政治领域吧,尤其想想与你的政治观点大不相同的人。我想你会毫不犹豫的说:那些人都是一帮蠢蛋!他们永远也不能根据事实而得到相应的结论。他们根本无法理清自己的思路,他们也无法为自己的信仰给出足够的事实依托,他们就是一帮毫无头绪的空想主义分子,他们还不如学舌的鹦鹉智商来的高!当然,你可以一直继续说下去,但不要忘了,那些和你意见向左的人恐怕在谈论你的时候也说着同样的话。 在商业领域,也是一样。Mac和PC之间的争吵比起不同的政治观点和信仰的争论来的丝毫不含糊。如果你在想要让Mac的死忠来使用你设计的基于PC的解决方案,不论事实上你的那套PC解决方案如何优秀,恐怕那些‘毫无头绪’的苹果粉丝们绝对想都不会想就直接把你拒之门外。 于是,问题的关键就来了:让别人了解你所了解的事实往往并不是关键之所在。真正的挑战是在于如何帮助他们通过他们的视角来看到并了解你的思路。这就跟传播政治理念是一样的。当年共产主义初到中国大地的时候并无法在封建思想蓬勃的中国农村产生多大共鸣,而正是通过传播‘革命成功将会打土豪分田地’这样生动感人的故事最终让共产主义在中国大地延烧。其实,营销恐怕也是一样的道理:基于单纯事实而进行营销的成功案例很少,而相反地,利用你的营销对象的世界观相呼应的那些‘故事’来进行营销往往成为成功典范。 『补充』 当然,也可以换一种思路:我们找到那些契合我们思路的人群,还后针对他们进行营销,也是可以事半而功倍。… 继续阅读

标签: [ × ]

纽约大学最近有个新的研究结论很有意思:当你要求100人按照一些简单指令完成某项任务的时候(比如填写表格用黑色签字笔,比如填写支票数字用大写的中文数字,比如进入会场签到等等),总有那么2个人会把事情搞砸。并且不论你把要求写得多么清晰,不论你如何反复强调,这2%的概率似乎成为一个魔咒一般难以消除。而且恐怖的是,并非总是同样的那2个人或者说那2%的人把事情搞砸。因此,你也不能指望用排除某些人的方法来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 面对这2%的宿命,就出现了两种选择: 1)设计各类容错系统,可以使得这些人在搞砸的情况下也可以自动纠错并且继续进行到下一步。 2)大家一起来鄙视搞砸的人最后让他们都统统郁闷而去。 搞技术的肯定非常痛恨类似的选择,因为这意味着更多繁复的工作。但很无奈的是,这2%的魔咒却是真实存在的。而我们又不大可能选择第二种方法来处理类似问题,于是,我们就只得包容人类所特有的出错系统。 既然我们有2%的人具有非凡的创造力引导世界的前进,我们也就只得平静的接受另外的2%带给我们的包袱吧。… 继续阅读

标签: , [ × ]

艺术家的分类方式恐怕很多,从画法,从表达内容,从历史追溯,从师从关系等等。而有一种分类方法却倒是不常见:循规蹈矩的艺术家和打破限制的艺术家。 一些艺术家总是试图将限制和规则撕破,去发现新的艺术原动力,探索新的领域,用新的语义去表达。他们总是那些打破限制去到前无古人的领地。 而还有一些艺术家则深刻理解了规则和限制的必要,他们明白要创作不朽名作就要了解界限的重要性。对于他们来讲,没有规则也就没有艺术。 这两种艺术家都可能成功,但你总要选择其一,不可兼修。 对于艺术如此,对于你我他这样的所谓一般人是否也是一样?当有人向你介绍一些新的机会或者展示一些可能的问题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一些人会立刻开始找寻规则中的缺陷,或者去发现限制中的薄弱点。他们会说:“你没说我们不能这样做。。。”对于这样的人,最明显的解决方案就是直接将问题本身捣毁,然后创立新的游戏规则。 另外一些人,则会仔细了解规则本身,然后在规则的限定下找到适应的解决方法,也就是说这些人会按照游戏规则发现一些更聪明的技巧来解决遇到的问题。 于是我就想,在现实中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做才会成功?打破限制和规则还是在规则下找寻探寻解决方案?也许两者都可以让我们取得成功,但无论采用哪种途径,我们可能都需要比大多数人想的再深一步。毕竟,随波逐流就是失败的代名词。… 继续阅读

  • Page 2 of 2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