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 ]

  在通读ACR2007会议的日程,结果看到这样一个session:”3.03 Sex and Consumption: Empirical and Theoretical Advances“。性与消费?!莫非是对弗洛伊德的进一步发扬与光大? 仔细看过这75分钟的session里面包括的两篇论文还是相当的有趣。 第一篇,讲的是社交模型如何预测性行为并最终服务于性经济学的。题目很扎眼,其实内容倒是很浅显。里面用了三个心理学模拟实验,第一个证明了感性的约会内容读物相比充满友情内容的读物更容易成为女人的谈资。而第二个实验证明如果一个女人在接受一顿免费晚宴并在其后拒绝性行为会比自己付晚宴的费用并最终拒绝性行为更有负罪感。第三个实验最终发现在情人节收到礼物后如果拒绝性行为的女人会比那些没有收到礼物而后同样拒绝性行为的女人更有负罪感。不过我实在很难想像这样的研究有什么现实意义,恐怕只有那位在LSE的小日本lecturer可以给我指点一二了。 另外一篇更为学术一些,不过内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倒是更有现实作用。这篇的题目起的相当有趣:Peacocks, Porsches, and Thorstein Veblen: Romantic Motivations for Conspicuous Consumption(其中,Veblen就是那位奠定共谋消费理论的经济学家)。文章是在探求一些男性利用某些昂贵的物品当成性暗示的行为,并且把这种行为利用共谋理论来解释。共谋理论里面阐述过‘人,不论贫贱,都会力图给他人以深刻印象以占有优势’,而类似于保时捷跑车的商品也就逐渐成为了男性在追求非承诺性行为的一种共谋消费产品。 研究消费者,其实就是研究人,尤其是那些利用心理学作为基础来研究的。人自有七情六欲,消费者恐难避之。于是乎,有了这样的研究,于是乎,在ACR的会议上会有这样一个专门的session。…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