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 × ]

image Ignaz Semmeleweis用了20年的时间(确切的说,是直到他去世也没有完成他的意愿)去做一件我们现在觉得不值一提的事情:劝说那些医生们在接生前洗洗手。现在的我们都知道原因:那样可以救下很多产妇的命。Ignaz他是有数据在手的,他手里的数据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但这些数据和证据却并没有改变那些医生的想法……

就在不久以前,markter的大多数决策还都是基于对于市场的某种直觉,眼光还有少量的数据作为参考。所谓直觉和眼光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经验的积累,而数据的采集和分析显得少的可怜。这恐怕也是很多人眼中营销和赵本山的忽悠属于同门的一个重要原因。

继续阅读